您的位置:首页 > 客户留言

足疗小姐暗示顾客的图揭露足疗妹暗示客人全套路

日期:2018-12-07 13:25:36 点击:0 来自:本站 作者:

  足疗是什么?从字面上理解,就是洗脚。足疗这个行业,以往靠的是技术,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足疗这个词早已不是单纯的足疗,而足疗小姐也莫名成为女性敏感、男性颇感兴趣的话题。据皮卡中国小编了解,现如今足疗场所绝大多数都已演变成色情场所,很多人为了寻求刺激,满足需求,几乎成了足疗会所的常客,这种足疗店依靠门店的隐蔽性,以足疗做幌子,进行暗地非法交易。小编今日将为大家带来

  11月4日上午10时,记者在办公室里忽然接到一个自称叫王艳的女士打来的电话,她坦白地告诉记者,她是一个刚刚改行的足疗小姐,看了当天报道后,十分想找记者好好聊一聊。王艳对记者说:“我做这个就是为了钱,我从下岗后开始干足疗这一行,我经历了3个阶段,每一个阶段都可以代表一种类型的足疗小姐。”

  我刚开始在一家正规的洗浴中心,但是由于她的年龄较大,活不是很多。王艳告诉记者,无论什么样的足疗小姐都没有底薪,收入全部是提成,一般都是和老板对半分,做一个45分钟的足疗可收入5元钱,有一次王艳用力过猛,右手上长了骨刺,手术后,王艳的右手不敢用力了,在此期间,王艳经历了婚姻的解体。而且王艳还深深地明白了,“这次我是根本不可能再做正规的足疗了。”

  在刚进入这一行的时候,王艳知道了足疗小姐中有从事色情按摩的,王艳做好心理准备后,就来到一家足疗店面试,她没想到老板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做肾疗不?”对此,王艳告诉记者,她当时心一横,一咬牙说:“做!”当时王艳都自我解嘲地说:“反正,我也是结过婚的人,但为了我以后的日子,我会坚守这最后一道防线。”特别要提的是,王艳在皇姑区一家足疗城干的时候,就遇到过一个16岁的网吧少年。

  随着思想的腐化,王艳在足疗店里也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王艳说,自己现在十分“幸运”的是手里有了点积蓄,而且还没染上病,就是手得了关节炎,“一阴天就痛”。王艳说,所有的足疗小姐都不容易,除了整天与客人的脚在一起之外,还会遇到调戏,甚至个别老板克扣押金和提成,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需要社会更多的关爱和爱护。

  2009年8月某日,这是让我一生都会感到耻辱的日子,出于对九寨沟的仰慕,我随成都某大型旅行社的导游来到了著名的国家级风景区-九寨沟市,此时天色已晚,我与其他散客被导游安排到了九寨沟川主寺XX大酒店,川主寺XX大酒店的设施与其他小旅馆无异(旅行社说的是星级标准),因只住一晚也就勉强住下了。

  吃完饭刚休息了一会,来了个服务生让我去他们保健部去做个足疗,40块钱可以打5折也就是20块钱,我想我家里有足疗机,做一次才花个电费钱,我就对他说我家里有足疗机,天天做足疗,当时我拒绝了确实也想早早休息。服务生说了半天见我不为所动也就走了。

  过了半个小时服务生又来敲门,这一次他一直纠缠我去做足疗,说没生意老板要责怪他,我一时心软又加上跑了一天脚确实有点酸软明天又要爬九寨沟也就跟他去了保健部,我想大家也能预料到了,我的噩梦开始了。

  一进保健部,我被安排到一个包间,坐在沙发上的我开始有了一点不明的不安,过了一会做足疗了的小姐端了个木盆进来了,身穿保健制服,微笑着向我打了个招呼,足疗小姐的温馨可人让我刚刚不安的心稍稍平静了下来,暗想还是很正规的是不是我多心了。

  接下来足疗小姐开始给我洗脚温柔的问寒问暖慢慢的和我聊起天来,此时的保健部包间杀机已起,可我却截然不知,在足疗小姐轻柔的指间和温馨软语之下我已晕晕忽忽,不知不觉的说出了我来自那里,收入多少,家中情况,这回想起来我的自身信息就这样被足疗小姐所掌握,当她清楚要下手多重时开始了她的圈套,就象蜘蛛一样将猎物网住开始一层一层的包裹…….

  足疗小姐给我擦完脚说给我按按肩和背,顺理成章的让我躺到旁边的床上,在一切都很自然的捏肩捶背后,足疗小姐轻柔的在我耳边吹了吹温柔的说让我把上衣脱了好按脊椎,早已失去警惕的我怎能拒绝啊,按了两下又让我翻了过来她的手指开始轻柔的在我胸前游走,慢慢的到了腹部又在大腿根部轻轻捏揉,已经迷糊的我被激发出原始本能的欲望,我已不能控制身体的那个部位,蠢蠢欲动的突出了男人的标志。

  足疗小姐见时机已到一下就扑到了我的怀中,说给她一百块钱小费就可以做,我的身体虽已控制不住可理智此时还占上风,我推开她说不行赶紧下了床,掏出一百块钱给她,说好了,行了,这钱给你但不能这样做,足疗小姐岂能这样就放过我,一把抱住了我又推到床上,说让我帮帮她,说她家里穷她才出来做,给我服务好做完再给她一百就算是帮帮她,她的手开始直接上了,刺激着我那个敏感的部位,我的意志被一点一点的摧毁,居然还有了那就帮帮她吧这样可耻的理由,面对这样娇声喘喘、面带红晕、娇柔可人的女孩,所有理智轰然倒塌,发生了那让人销魂又不齿的一幕……

  事情到了这里真正的好戏才开始上演,当我再给她一百块钱时她笑咪咪的收下说出去把东西扔掉让我休息一会,我穿好衣服躺在沙发上舒舒服服的点了一根事后烟,惬意的品着。这时足疗小姐轻轻的进来了,又笑咪咪着捶着我的腿,说舒服吧,我怎知此刻刀已经架到了脖子上了啊还惬意的点了点头。足疗小姐笑咪咪的开口了,那你把特服费给我吧,我一惊说,什么啊我刚给你了啊,足疗小姐一板一眼的说到:那是按摩费啊,特服费你还没给我啊。

  我似乎明白了,那你要多少啊,她还是笑咪咪的说,特服费,二千……..我此刻已全明白了,我遇到了传说中的性勒索。我脑子先翁了一下,但我很快的冷静下来,不能慌乱啊,我冷笑道:你这是敲诈我啊,你当老子没见过你这套啊,这钱我不会给你的,要报警你随便,要命,你去拿刀去啊,老子烂命一条,你现在就去拿刀啊。

  那足疗小姐可是见多识广,自然有办法,刚才还笑咪咪的的脸立刻翻脸恶狠狠的说,行啊,我告你强奸我,我要你单位,你老婆都知道你在这干的丑事,我要你赔我二千是少的,我告诉你,你跟我翻脸没三千你今天别想走.你再不给,我可喊了啊.外面都是我的人,你想死啊。我虽然心中恐慌无比,但还有几分头脑,与其让她喊人不如我先喊,我马上就说,好啊,随即喊到:经理,经理,来人啊。

  早就等在外面的经理立刻正式上场了,我刚一喊经理就进来了,说啥事情,啥事情啊。我心里明白的跟镜一样,他装我也装,啥事,你问她。经理装模装样的问足疗小姐,怎么了,你说。足疗小姐底下头,居然开始抽泣起来了,经理虎着脸,你哭啥子喽,有啥子你说嘛。足疗小姐哽咽着说,我跟他发生了性关系,他不给钱还要打人。

  经理一听就火了,拍着沙发说,我告诉过你,在我这里不能干这事,你这是给我找麻烦啊,你明天就不要干了,你被开除了,我给你们俩说,你们商量好,不然我马上报警,叫张所长带你俩去派出所,你俩快点啊。说完转身就出去了,刚才还在抽泣的足疗小姐立刻又换了一副嘴脸,狰狞着扑到我跟前,之前温柔似水宛如小兔子般此刻变成张牙舞爪更胜恶狼,一张变了型的脸上张着腥红的嘴发出令人惊悚的声音。

  我告诉你,你害的我工作都没了,你不赔偿我我叫人砍死你,我告诉你,我可是吸毒的,我叫我那帮吸毒的把你手脚都砍下来,把你砍残废,你敢不给钱我先砍你个手指,快点给啊,你要不要命啊。足疗小姐发疯似的撕扯着我确实让人有点胆战心惊,但是我还是推开了她,你再这样我现在就报警啊,足疗小姐一听又扑上了和我抢电话。

  此时,一直在外面的经理听见里面有动静立刻进来,分开我们说,你们干什么,我现在就报警了啊,我知他是在咋唬,于是我说,报警,我现在就打110,说完拿着电话就拨号,经理向足疗小姐使了个眼色,她冲过来一把差点打掉我的电话。经理开始发话了,好了,好了,好好解决,我给你们协调一下,再不行我可不管了啊。然后问小姐,你要怎么解决啊,小姐立马又换了一副嘴脸,委屈的说,他欺负了我,你又开除了我,我没饭吃了,他最少要赔我二千。

  6月底的一天晚上,西安市民王师傅,路过西斜七路十字向东走,沿着马路南侧,大约1公里的人行道路面上,王师傅见到了60多张消费场所的消费券。其中打着“指压”字样的消费券,就有40多张。这些消费券里,每一页都印着衣着暴露的少女,和一些挑逗性的文字。

  其中一张名为“足养千年会所”的消费券上这样写道:原价268元,持此券惊爆价208元。服务内容有:根间梳理+抚摸雷区+日美指压+玉女调情+零距离挑逗+豪情释放。地址:高新区科技路中段徐家庄南口。

  “这不是明明的性挑逗么,我怀疑这些指压店暗藏性服务,希望记者暗访调查。”王师傅表示。他将这些消费券交给了华商网记者。华商网记者随机分成四路,对王师傅提供的“指压”消费券上所显示的指压店进行了随机暗访。

  暗访发现,四家指压店均称:指压服务即女技师帮男顾客“打飞机”。其中还有一家,指压店经理甚至暗示前往“应聘”的女记者:可以和男顾客发生性关系,对此,店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双方谈好价钱。

  还有记者暗访了某洗脚城,一进大厅就有工作人员上前询问记者需要什么服务,当记者问道有什么特殊服务时,工作人员介绍称指压、全身按摩、打飞机等都有,价格为188元,更好的还有200多,普通洗脚138元。

  记者选择了138元的普通洗脚。随后女技师推门进来,并让记者换上一次性短衣裤,开始给记者做按摩。记者询问女技师,你们店有打飞机的服务吗,女技师回答称有的,每位188元。随后,记者借故买单离开。

  店方暗示技师可与顾客发生性关系。此外,两名记者以女大学生的身份,前往会所应聘。记者走进足浴店,表示要应聘技师,一位男子走上前来,把记者领到卡座坐下。当得知自己是学生想应聘技师,男子将记者领进一家足浴包房,表示在包房内详细介绍。

  男子姓刘自称是这家足浴店的经理,了解完记者的大致情况后,刘经理表示,我们这家店不会牵扯到任何性服务。随后,刘经理向记者详细介绍了店内的服务项目。除了一般的足浴还提供指压、精品服务。

  所谓指压,就是按摩服务,推精油。精品服务尺度最大,服务内容包括“打飞机”、全身推油等。“上岗前提供身份证复印即可,然后进行简单培训就可以上岗。”刘经理告诉记者。“那要是顾客强行进行性服务怎么办?“记者不无担心地问。

  “如果客人提出来,表示事后会给你几百元小费,你也表示愿意,那我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关着门里面发生什么也不知道”刘经理说,“让客人碰一下摸一下,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行。”谈到技师的收入,刘经理解释:“我们这里主推指压及精品服务,现在店内的技师都是做两个项目因为这项服务来钱快。

  如果只提供指压服务,那一个月工资最低4-5千。精品服务工资比较高,一个月保底7-8千,每个钟提成100元,如果第三次客人来了还点你,那就在100的基础上会在加20。刘经理告诉记者,一个有一个在这里工作了很久的技师一个月挣了上万元,活儿好,顾客每次来都点她。”

  “每个月只需要工作27天,两班倒。工作时间为早上五点到晚上五点,或者早十二点到晚上十二点。如果客人不多,即使没客人,你在休息室躺着,都有7千块钱每月。”记者问道一般什么时段人比较集中。“晚上8-9点到凌晨3点比较多,尤其是年轻人。”刘经理告诉记者。

  身着低胸齐逼短裙的九号技师告诉我,洗脚是她做服务行业的最后底线。晚上八点,是九号需要打起精神的时刻。她快速地吃完半个馒头,换上改良汉服式的短裙,提起装满技师工具的箱子,准备迎接未来6小时与至少十名顾客的缠斗。

  作为一名足疗技师,她每天与另外十多名同事一起为客人服务至凌晨。这考验的不完全是技巧,而是对高强度体力的持续付出以及对顾客百般刁难的忍耐。三年来,除了每周一天的休息,九号日夜与脚为伴,因为长期缺少睡眠,25岁的她有了黑眼圈,逢老板安排员工聚餐,她都要请假回去补上一觉。

  即使三天不上班,她的手指在夜里也疼得睡不着。这些做足底活儿的人有一大堆理由:让家人过得更好,或者筹备自己的嫁妆,包括买一部最新款的苹果手机。他们来自不同的遥远地方,赚够了钱之后,却几乎没人再离开这里。

  这里是北京小区密度最高的区域之一,曾经有打算在这里做生意的老板派人在这里调查,至少有十万人每天从这里经过。凭着勤奋和会聊天,年纪轻轻的九号工作三个月就升为这里的热门技师。刚到这里的她对每一家同行的门店面积,每一个老板的八卦了若指掌。

  她待人热情,遇事沉稳,虽然手里捧的是脚,脸上透着却是和大厅一样光鲜的未来。熟客点单比自动配单分的提成要高很多,聊天是成熟技师必备的技能之一。她问别人的职业,问别人的家乡,却对自己的家乡谈之甚少。

  足浴场所管吃管住,没有基本工资,一单提百分之三十。有本事越干越忙,不赚钱就得走人。少的人挣一两千也有,多的月入两万也正常。女技师们经常给家里寄钱,又不敢寄太多,怕家里问在做什么。

  圆三公里内至少有二十家足疗店,九号所在的店生意最为火爆,也有客人因为等不到位在大众点评留下差评。店里的装修风格不好,很多客人也提过,你们家看着太素,不想进去,没什么意思。

  对于顾客来说,安全私密的氛围比装修更重要他们自有一套话术,例如你脚上的纹身真好看,你长得像某个明星,或者你看着真年轻,尽管可能你的心肝脾胃肺是坏的,他也只会轻轻地告诉你:不经常锻炼吧?你胃有点不好。

  客人赶紧点头,是是是。百试百灵。即使把你捏硬了,还会来一句,大哥身体反应挺健康。一个男人被一个年轻小姐又是洗脚又是按摩能没有反应?自然我们员工就有了赚外快这一说了。当然我们是背着老板这样做的,不过我们老板也知道,但是为了吸引客人他也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只要不在他面前光明正大的那样做就成了。捏脚没法让姑娘致富,老板也不希望她们只做脚上的文章。虽然在洗脚城谁都不敢搞色情交易,可老板对被约出去的小姐却另有奖赏,也就是说,来这里的男人如果想得到“额外服务”,就可以约小姐出去,老板另收台费,当然交易是秘密进行,可也成了这里常客心照不宣的秘密。

  经常被约出去的小姐们在一般技师面前也似乎高人一等,就连领班对她们都要礼让三分。“哪有什么潜规则,说到底还不是她们自愿的”,九号说起这些,表现得无可奈何。”做生意没有不想留住客人的,别人有我们没有,这对我们来说很不公平。但是你想想如果你来这条街从头到尾都是些那样的店,大部分客人还愿意来吗?”

  曼哈顿、法拉盛、布碌仑这三个华人社区聚居的华人越来越多,因为想赚快钱,一楼一凤、色情按摩趁势而生,有些地方甚至出现半老徐娘公开拉客,令华人脸上无光。有老华侨说,这种情形是时光倒流,穿越到40多年前的曼哈顿华埠。

  那些年,当夜幕低垂后,地威臣街至宰也街一段道路,站满莺莺燕燕,等待恩客眷顾,只不过这些阻街女郎均是外裔。其后因侨界人士看不过眼,不满华埠被称红灯区,乃向有关方面上“陈情表”,最终迫使警方采取扫荡行动,野鸡回笼,转到地下营生。

  后来政府放宽移民,华人得以家庭团聚,单身寡仔可以回乡娶亲,不必找寻外裔女郎慰藉,非法妓寨已没有昔日那么兴旺。不过,踏入2000年后,非法移民激增,其中不乏单身男子,他们有生理需要,妓寨春风吹又生。

  特别是港式一楼一凤,在某些华文报刊打广告:18岁小野猫,5位;36D最年轻最漂亮服务好;北方少妇,服务一流只限一人;漂亮小妹,舒心大波;布碌仑多名美少女120元;过境空姐,热情奔放;中韩马19岁,年青美丽,白皙大波。

  甚至连外裔姑娘,也插上一腿,并且大甩卖,其中有一个广告是:南美小姐,唐人街,40元20分钟。这些诱人犯罪的广告,并非如形容那么美好。一位曾按报索鸡的男侨胞说,有次当他踏入貌美少女的香闺时,当场性趣索然,因为对方比广告所说要老上二三十年。

  记者笑说可到消费者委员会投诉。华埠的足底按摩店近年越开越多,有没有像其他地方暗藏春色呢?一名月前曾光顾唐人街某足按店的中老年华人说,替他服务的是一个年约50岁的女子,在她的暗示和挑逗下,花了120元爽了一爽。

  “回家后看见老妻,不觉有点后悔,何必呢!”有些事情是大错铸成,后悔莫及的。那就是嫖妓如果不采取安全措施,万一染上性病,怎么办?早年在华策会艾滋病服务中心的一次记者会中,曾透露有一个华人新移民妇女求助,她的丈夫召妓时因没有用安全套,结果不幸染了不治之症,最要命的是,这个病传染了给她。原文地址:

  这种漠视枕边人生命的做法,是极端恶劣,不负责任的。性爱时使用安全套已经叫得震天价响,传遍天下了。身为男子汉不能为一己之超爽而为自己和家人带来无穷灾害也。食色性也。过去一年华人在这方面的八卦新闻不少,其中最瞩目的莫如陈姓华人警探因当班期间嫖妓而遭停职调查。

  3个月前高姓华裔男子前往美东联成公所求助,称召妓时遭警方钓鱼被捕,据说月前曾致电联成顾问赵文笙,表示自己认罪良好,获得法官轻判。更有一名华人男子相识一个华裔女子后双双共赴巫山,事后遭勒索,华男拒绝,华女报警。

  华男求助联成,在律师寻找真相后脱罪。赵文笙表示,召妓虽是轻罪,也是罪,男人有生理需要,但寻觅性爱对象时要三思而行,不要触法。

  给我做足疗的2号小姐自述23岁,高中毕业,东北人。当然,从她们嘴里说出来的这些不可信以为真,否则可真可以称为“天真”了。她人长得还不错,手劲也很大,不像为同学做足疗那丫头偷懒。要与我彻夜长谈的家伙竟然在几分钟后就鼾声阵阵了,而我却毫无困意,便与那个做足疗的小姐闲聊起来。

  她自称只是在洗浴中心里做足疗和正规按摩,虽然有其他小姐是从事特殊服务赚大钱的,但她并不觉得眼红,“各人有各人的追求吧。”问她当初为什么不继续读书,旁边给同学做足疗的丫头接了句,“家里没钱呗!”这一句,让我觉得心里很不舒服。这让我想起了在大连的一段往事。

  那次去大连瓦房店市出差,有朋友请我吃饭,然后去喝酒,他叫来了陪唱,我嗓子不好不敢献丑,但与其中一个陪唱的小姐聊天。当然,真到现在,我也不会认为她骗我,职业上的沟通技巧还是能派上用场的。她当时说家里还有个弟弟,弟弟在上高中,她高中毕业时家里供不起两个孩子,而且在她家那个地方,女孩子读书无用论占据着主流地位。

  而她也是个懂事儿的孩子,出来赚钱,贴补家里,可惜出师不力,做服务员觉得太脏太累,站柜台又觉得太辛苦,而帮人卖服装吧,又起不了那早,最后,在另一个朋友的诱导下,到歌厅里做了陪唱,“我喜欢唱歌,而且在这赚得也不少。”她承认在歌厅里不仅提供陪唱,还有其他特殊服务,她也涉足其中,“如果不这样赚不到多少钱。”我当时劝她还是应该回归到正当行业里,她说要攒些钱,否则做个小本生意都没有资金。

  而昨晚,在洗浴中心的这个足疗小姐,同样是因为家里无钱而没能继续读书,不能不让我有所感触,说实在的,我挺痛恨现在的教育产业化的说法,教育改革的结果竟然是学费越涨越高,那些聪明且喜欢读书的孩子却又不得不远离书本,他们有何过错呢?出生的地点、家庭是无法选择的,而能改变他们命运的知识却又显得相当地“嫌贫爱富”。

  我喜欢足疗,它可以让我的身体疲劳得到缓解,我也同样尊重为我付出劳动的足疗小姐,可我担心她们会再受金钱或环境的诱惑而走出让她们在若干年后后悔的一步。因为,那家洗浴中心里做特殊服务的小姐很多,而且收入要超过她好几倍。说实话,这个做足疗的小姐说话很轻巧,也不会去挑逗顾客做按摩,只是专心地从事着她的足疗工作。我不禁劝起她来,希望她能有个美好的将来。

  记得某一本杂志上有这样一个故事:一漂亮的大一女生因家境贫寒,便去勤工俭学,一家夜总会的招聘广告吸引了她,月薪1000,只是每晚去做服务生,她去应聘成功。一个月后,领班找她说,如果你肯坐下来陪客人喝杯酒,你每个月能收入3000,对这个女孩来说,1000元已经够她自己的开销了,但她想到在偏僻山村里受贫困欺压的父母,她同意了,但提出条件说,只是陪喝酒,客人如果有任何过分举动,自己都会放弃这份工作。

  领班信守着自己的承诺,处处维护着她的利益,果然没有遇到客人找她麻烦。又一个月后,经理找到她说,你现在应该出台了,这样你每个月能赚到1万,你也可以同其他富家子弟一样穿戴名牌。她犹豫了,经理又和她说,即使你现在不出台,别人也会认为你陪客人睡觉了,要知道,这里曾经有很多你的校友到这里消费,他们回去说看到你在这陪酒,接下来他们会想到什么呢?

  这个女孩子回忆起,同寝室的朋友现在对她果然是另一番态度,生怕沾上她会带来不吉祥。最终,这个女孩子下了水。我和这个足疗小姐说起了这个故事,她听后低着头不言语,我接着说,你还是快攒些钱离开这里吧,这里不适合你,否则你很可能会成为那个女大学生第二。

  她说了些感谢的话,但始终没说要离开之类的言语。今天早晨,我和同学说起这事儿,同学说,你劝她是没有什么用的,她既然在这里了,就说明她已经有了成为特殊服务小姐的潜质。

  总结:怎么说呢,本来足疗这个行业只是一个简单文明的穴位按摩服务而已,但是到至今,足疗洗脚这种类型的行业被大家认为色情擦边的地下交易场所,也就是服务行业里所谓的灰色地带。其实我相信很多人没有接触过这种,但是听身边人这么口口相传,自然而然的也就觉得肯定是那种做特殊服务的地方了,既然有这些说法,肯定也是有问题却在的,但是现实远比我们想的要复杂得多,这种交易场所毕竟也说不清道不明,这么大的产业链,就算想打压下去不知要多久时间。

分页:
相关链接 Correlation Link
最新OA界面 New Article
  • 06-08
ASP
ASP
ASP
栏目热门 Class Hot
栏目推荐 Class Commend
版权所有:w88优德娱乐城 2016-2018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AG